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土耳其攝影師Rengim Mutevellioglu擁有女性所有美好纖細的秉性,她把這些微小又敏感的意念通過鏡頭精到地展現出來。她攝影作品中的少女們個個純潔美好,含苞待放。這些照片、以及這些照片中的人事都擁有了土耳其這個國度的愜意與浪漫。

靜靜的看著這些影像,看到了屬於女性的純真色彩,似乎有如生命般的在眼前,讓人不禁的仔細端詳這女孩,推薦給大家。















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先前推薦Naoki Hayashi這個日本攝影師給大家,有欣賞到的網友迴響頗多希望多介紹他的作品,阿我就說不是有Naoki Hayashi的作品連結嗎?竟然跟我說"懶" = =。

Fine,那就再來看看Naoki Hayashi的作品Sanctuary of dryness。

炎熱的夏天拍照,除了超級高的溫度之外,就是光線非常強烈並不是很好拍,但是Naoki Hayashi的NSanctuary of dryness卻沒有這樣的問題,藍天出奇的藍,且白衣服的細節依舊存在,讓人很期待夏天的到來,很喜歡這次作品也推薦給大家。













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J.Borodina的作品以黑白色調為主,他喜歡用一種不同的視角去觀察女人,捕捉女人瞬感之美……
靜靜的感受這些影像,彷彿那些女人就在你面前,用種無法形容的言語看著你......
















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在網路上不經意的看到這位攝影師的作品,引起了我很大的興趣,卻一直不知道他是誰,直到某天突然發現了他,訝異的是他是一位日本攝影師。
對於日本時尚攝影師naoki hayashi的名字,大家應該都比較陌生,但是我們翻看他的作品,就會覺得有相見恨晚的感覺,雖然在畫面中更多的是歐美的元素,但是我們仍然能從中看出日本式樣的精細,推薦給大家的是其中一個作品The 3 primary colors。


















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這些雲門舞者-找一個角度,讓自己發光


舞者,必須先是一個有愛心的人,一個有擔當的公民,然後才是藝術家。
──林懷民

一支舞重複跳了上百場,耗費的心靈和肉體激烈的震盪,往往是其他領域的藝術家,尤其我們寫詩的人所無法想像的。舞者可說是藝術祭壇上最鮮明的角色,清楚地將那個犧牲奉獻、神聖不可能的獻祭者演出來。
──詩人楊澤

黃帝時,大容作雲門,大卷、、、、、、、、<呂氏春秋>
根據古籍,雲門是中國最古老的舞蹈,相傳存在於五千年前的黃帝時代,舞容舞步均已失傳,只留下這個美麗的舞名。

其實我一直是舞蹈的門外漢,對雲門開始熟悉是因為攝影需要詮釋主題,想像一個舞者如何去詮釋風、詮釋林、詮釋火、詮釋山等,剎那間突然想到那是件多麼困難的事情,這需要多少的苦練與薰陶才能詮釋這樣的肢體動作。

很想看看雲門創作出來的影像,偏偏這類影像少之又少,對雲門一直在半知半解當中,直到這本書讓我對雲門有些比較清楚的輪廓,除了知道雲門的故事,也知道這些舞者在舞台展露光芒時台下的心酸,更看見了每張影像的震撼與感動。

推薦給各位,相信每個人看到都有不同的感受,尤其那些剎那影像的震撼,一直深刻烙印在腦海裡。


博克來-這些雲門舞者

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隱約中想起那年拍結婚照的日子

















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突然看到這張名片,雖然跟我一點關係也沒,就衝著這是張Bluebird名片。
Blue Bird Design

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裡是我的個人經驗,下面這些文字說明瞭在拍攝自然人像方面我是怎樣做的,你不必用同樣的方法來拍攝,你可能有一些適合你自己的更好的技巧,如果是這樣,請在文章後面的留言中告訴我,我只是想把自己在拍攝中使用的方法整理一下以便於更清晰,並不是說只有這些方法可以拍攝到自然放鬆的人像照片。你可以接受它,也可以反對它。

我認為人們在拍攝中都想得到一張看上去放鬆的肖像,照片中的人像應該是自然的,真誠的,非刻意的感覺,我們都喜歡這樣的照片。那麼你在拍攝中就應該有所選擇,只拍攝那些主體真實展示的瞬間。在同一個拍攝時間裏,這是完全正確的也可能是錯誤的。我發現在有些拍攝中,如果沒有給予對象一些正面的,足夠的指導將很難使主體對象看上去感覺放鬆並且自然。他們最終扮演了一個尷尬且看上去很不自信的姿勢,實際上當時如果注重一些溝通的技巧,將會使拍攝變得更好。



拍攝一些看上去放鬆自然的人像在形態和結構上並不複雜。但是你需要有一些技巧,這裡是我自己使用的一些技巧,跟著我一步一步做就行了。


1.去認識你的拍攝對象。

甚至只是一次簡短的談話,幾秒鐘的交流就能讓你與拍攝對象拉近距離。對我來說這是所有拍攝項目的開始,當我使用電子郵件與客戶來回地交流在即將拍攝中的想法時,我總是讓自己盡可能地去努力嘗試,因此客戶從一開始就會對我有一個不錯的印象。我的攝影風格也是我自己個性的延伸,所以真正重要的是拍攝對象要對我感覺是舒服的,這樣有助於他們感覺到安全感並且在拍攝中表現出他們真實的一面。而且坦誠也讓我可以更好地認識他們,一旦我們開始拍攝,我通常都會對他們有一個確切的認識和感覺,我知道他們需要什麼,而且我能幫助他們表現出他們最好的一面。


2.在剛開始時試拍幾張照片,以打破僵局

我總是對拍攝的頭十張照片不報希望,剛開始拍攝時我可能有點緊張,我的模特也可能會有點緊張,這些都不利於拍攝到好照片。但這些是否意味著你在拍攝前需要等待一些時間去讓這種緊張的心情平靜下來呢?絕對不是。要立即進入拍攝場地,立即進行拍攝,拍攝中的狀態可能會在幾分種內就會改變。這就象直接跳入水中。當你一點一點地用更長的時間走入水中時,你會發覺那比直接跳入水中令人更難忍受,直接跳入水中會讓你的身體肌能在瞬間得以調整以適應水溫。



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喬·麥克納利這位美國最頂尖的商業攝影師,他的一言一行對於同行來說不僅堪稱經典,他的言傳身教更不知影響了多少職業攝影師的成長,今天,我們將他精闢的語錄,讓人醍醐灌頂的經典人像名作引入本文,通過喬·麥克納利口述這些作品的拍攝趣聞以及經驗教訓——希望網友們在欣賞這位攝影大師傑作的同時,還能學到他那些真金白銀的人像攝影絕技。



1:先接近被攝者
接近被攝者,是著名《生活》雜誌攝影師Alfred Eisenstaedt(阿爾弗雷德·埃森施塔特)的一個既聰明又簡單的策略。他不會立即拍攝,而是上前請求被攝者允許他接近,並對自己的裝扮進行無微不至的調整,拉直並不需要拉直的衣領,掃去一兩根相機根本拍不出來的頭髮。他並不去做任何有實際意義的事情。如此打點一番後被攝者的外表不會有任何變化。但是……他完成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接觸被攝者。他消除了被攝者的戒備,他與他們更加親密,這是信任的開始。他與被攝者開始了一種無言的對話。被攝者會覺得,“哦,明白了,他想讓我看起來更好,試試吧。 ”然後被攝者開始變得喜歡被他拍照,也許不會像Sophia Loren(索非亞·羅蘭)那樣喜歡,但一定會大有起色。最後,他將拍到一幅成功的作品,而不是毫無生氣的肖像。



如何拍攝這類照片:
對於一定年齡段的女性,特別是像Sophia Loren(索非亞·羅蘭)這樣標誌又經典的美女,布光時一定要力求柔和。把光線想像成一條柔軟的毯子,輕輕地包裹她的面頰,點亮她的雙眸,消除陰影和線條。因為屋頂比較低(我們在一座酒店的會議室裏拍攝)反復調整布光的結果是光源幾乎連成了一體。相機左邊有一個柔光箱在她面部以上,另一個稍小號的在面部以下,但這兩盞燈擠得如此之近,效果其實等同於一個超大號的柔光傘包圍她的面部,讓她在這種光線中得以光鮮靚麗,並讓她的秀髮更富於層次和深度。有時,我還會帶上一塊12英尺的絲布(或者床單)來罩住整個燈架。這樣燈光就好像穿上了一件大號白罩衫,散發出無比柔軟的光線。因為是兩個不同的光源,我仍然可以對它們的方向和亮度進行微調。這裡我就要談到一個重點。要充分滿足外拍的需要,最理想的配置是為每一盞閃燈配備獨立的電源箱,儘管價格高昂,且攜帶不便,但肯定物有所值。獨立電箱供電不僅為閃燈分別調節閃光輸出量帶來便利,也避免了單一電箱帶多燈頭閃光瞬間電壓過大容易造成斷電的尷尬,同時多個電箱還為整個閃光系統出現壞件提供必要備份。我現在有 14個電源箱和 17盞燈。


2:尋找與眾不同的機位
有一個大家不得不面對的事實,一切已經司空見慣,一切都已經拍過。那怎樣才能得到一張與眾不同的照片——特別是想要拍攝一個換燈泡的主題時?不妨試著爬上帝國大廈拍。就像拿破侖當年入侵俄國的時候想的一樣,您肯定會覺得這能有什麼難呢?其實困難很多。雨、雪、冰都是敵人。那座高樓我爬了四次。最後一次,最後一天裏,我才拍到這張照片。



當時我拍了不止一張,在燈泡亮度和天空配合得恰到好處時,我拼命的謀殺膠片,10分鐘之內我單手持機移步換景拍完了14卷,並且一切只託付給一根保險繩。回想起來,我真希望當時我有臺數位相機和8GB的存儲卡,在那麼高的地方我換了 14個膠捲,倘若失手掉下去砸到人,恐怕我現在就要坐監獄了。而在這之前我足足等了六個月,失敗了三次,霧裏把腦袋伸出窗戶往外爬時還在頭上留下了兩英寸的疤,因為四次掐斷微波信號還得罪了紐約若干電視臺(否則我非得被微波烤熟了),而《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的稿期也不得不一拖再拖,然而這幅照片最後以一整個跨頁發表。這一切都是因為我的機位與眾不同。

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