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4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詩經·秦風》。不知為何當開始上溯溪課程的時候想到這首詩,詩很美伊人也很美,只是第一關從橋上垂降到溪谷就有了很大的震撼,這伊人未免也太難到身旁。

D Day+1
鬧鈴無情的在AM 5:00喚醒了我,這可是初嚮訓練課程中最美好的一夜,有帳棚、睡墊、睡袋當然也有了一夜好眠,AM 6:00作完了熱身操奔往熊空橋的路上,昨日午間休息興起打個籃球,卻讓慢跑鞋鞋底掉了下來,只好穿著拖鞋與同學一起慢跑,本想偷懶慢慢走,向散 步一樣逛大街,但頂著班長的頭銜只好乖乖的穿著拖鞋慢跑於路上,清晨的小雨不斷落下,短短半小時跑的可是汗流浹背,這臉上的水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汗水 。


AM 7:30整理好裝備收拾了行囊,先在學校附近牛刀小試一番,將主繩繩頭利用撐人結外加單結收尾綁在柱子上,再將主繩穿過豬鼻子,主繩與豬鼻子掛在大D上,大D則掛在安全帶上,外加漁人結的繩圈置於另外一個大D內,再將大D扣住撐人結內圈當做確保,下降的時候 雙腳與牆壁90度卸下確保下降,這不到三公尺的下降簡直easy。


忘記幾點結束,一行人驅車前往熊空公車站附近的橋樑,大概是為了需要繩索下降,拿走了身上本背負的50M繩子,頓時感覺背負重量減輕許多,正當排隊等著下降的時候,小邱總教卻又把未使用的50M繩子歸還= =,只好自告奮勇的先行下降了,阿不然一直背負著這50M 的繩子可會耗費掉很多體力。


仍記得整個過程的感覺,你不能有其他雜念,只有一步一步的完成動作,正當跨出橋做出下降準備動作的時候,下面的教官不斷的喊著腳要伸直,不由自主的伸直了腳,卻發現確保繩圈太短,無法解開大D,此時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去,小昭教官抓住了我的左手,要我 放掉右手攀著橋樑撐起身子,這右手可是確保自己不會下降ㄋ,其實就是放了右手也不會下降,因為還有確保未解開,但當時的我那會思考這麼多,更明白了當有危急的時候,冷靜是多麼的重要;重新來一次,解了大D後,慢慢的伸直了腿,慢慢的放鬆右手下降,過了橋 樑之後開始懸空,只是身子本來應該很帥的撐起來(因為有人要拍照),但感覺背負的重量讓我無法撐起來,只好專注在右手慢慢的放掉繩子,第一次感受著右手慢慢的放鬆,因為這放鬆程度決定著自己的未來。






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或許攀岩夏令營太過輕鬆,夜晚繩結關的魔王讓螢火蟲飛遍整個校園。

D Day-1
上了一堂室內的攀岩與溯溪課程,緊接著移至台北醫學大學攀岩區體驗抱石課程,熱身後先至一塊不到三公尺左右的攀岩區練習橫移的動作,或許對自己太有信心,過程中充滿蠻力的橫移,雖然還橫移蠻多的距離,卻耗掉不少的精力,整支手臂呈現酸痛症狀;雖然小昭教官示範了如何在此攀岩區橫移,第二次上陣的我卻突破不了第一次橫移距離,卻讓手臂呈現更大的酸痛;轉移更高的攀岩區,換個口味是利用普魯士繩子結成漁人結,再利用普魯士結結在主繩上,初昇段還蠻俐落的到最上層,然而因為普魯士結只用了兩圈,竟然承受不了體重開始滑落= =,這滑落可真的有點麻煩,雖然距離地面有頗高的距離,但我仍鎮定的告訴自己慢慢來,鬆開下面的普魯士結往下移再綁緊,解開上面的普魯士結下移再綁緊,一次次的重複如此動作終於到了地面,經過這一番折騰,手掌因為與主繩摩擦破皮掛彩,頓時發覺攀岩還真的不適合體重過重的人參與,除非有可與體重對等的肌力(這是在說我拉)。


回到家將近十一點了,開始著手準備隔天攀岩與溯溪的裝備,看著客廳堆著滿滿的裝備,真有點不知如何整理是好,一陣忙碌之後搞到了一點多才就寢,而窗外依然下著大雨,攀岩場地會是在龍洞還是新店檳榔路?

D Day
經歷了一晚的大雨天邊竟然還有陽光灑落,攀岩訓練場地已改成新店檳榔路,真沒想到在高速公路底下還有個這麼怡人的攀岩場地,且遠方山邊正直桐花時節綻開為數不少的桐花,且在這樣的環境陸續完成今天各種攀岩訓練。




繩圈的正確應用


利用扁帶確保攀爬的人安全,其實攜帶扁帶用處頗多,除了質量輕之外,用於確保、背負傷患也很好用,看來以後登山似乎都需要攜帶一條扁帶了。

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記憶中曾在五寮尖扭傷了腳踝,忍痛的從谷線幾乎是坐著的方式下山,還碰上了午後大雷雨,當時曾想過若一起登山的夥伴扭傷了腳踝我該如何,是背下山還是直接電話求救,上了這堂課似乎有了答案、、、

D Day+1
夜晚似乎涼爽許多,本以為一天的疲憊可以安然入睡到天明,但歹命的我或許因為冷醒在AM 1:00起來照顧營火,當睡意再度襲來很快的躺在蕨類床上入了眠;AM 3:00很肯定的是因為冷而醒,哇!咱家的營火已經完全熄滅了,經過了多次努力還不見營火蔓延,趕緊向的第一組帥哥組借了火源,這營火才有如生命般綻開花朵,但又把我搞的精疲力盡入了眠,AM 4:00突然感覺腳底發熱,原來縱火狂俊宏正把剩餘的木頭丟進了火堆,這熊熊的營火迅速讓周遭空氣提昇了溫度,第一次感受到原來入睡時有這樣的熱氣圍繞是多麼的幸福,然而因為這幸福錯過了起床時間,似乎在AM 5:20從蕨類床裡起了身,煮完早餐已接近AM 5:40,距離集合時間AM 6:00僅僅剩下20分鐘,然而這早餐又不能不吃,發揮了囫圇吞棗高超絕藝,竟然可以吞下了兩碗稀飯,當然嚕,在集合點被教官唸到臭頭,真的有些不好意思。

緊接著是很實用的急救處理課程。
若在山上燙傷可將個人用瓦斯(丙烷、丁烷及異丁烷的混合)開啟,燙傷處放上濕毛巾,將瓦斯罐氣體噴在濕毛巾上,這時濕毛巾迅速冷卻到冰點以下讓燙傷處降溫。

在山區遇到虎頭蜂該如何,昨天上山的時候就遇到不少隻巡邏的虎頭蜂,似乎走到虎頭蜂的警戒區域,首先當然是快速的離開,第二就是將洗衣袋套在頭上,避免虎頭蜂想不開往臉上招呼。


手套與衣服袖子之間在行走的時候通常都會露出,可拿剪裁襪子後端部分套在手腕處避免刮傷,看著訓練時碰到黃藤刮傷的手碗,若早知到這招就不會刮傷了= =。


一直想知道如何在山區背負傷患下山,是否有些背負者與傷患者都比較輕鬆的方法,這次課程介紹了若干種,第一種是背負者抓著傷患者的手碗,起身的時候需要兩人扶持起身。


擷取兩段2.5m長的樹枝當做抬架,取兩件外套將袖子藏在外套內,兩段樹枝插入袖子後形成擔架。

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最近總在山上感覺似乎越來越沒寫網誌的思緒,因為訓練的疲憊的讓腦筋一片空白,回到了山下看到了影像,那感覺又娓娓的尋來,繼續寫吧!那是我的故事,是同學患難與共的故事,是教官與同學互動的故事,是山野樂活協會一段活動歷程。

D Day-2
由於車輛限制無法申請星期六進入烏來桶后林道,期待的山難預防課程移至星期五,今晚忙碌的準備各項裝備、、、

D Day-1
當淒涼的音樂迴盪在教室裡,一連串在若干年前山區罹難者的名字出現在畫面上,心中不自主的糾結在一起,發覺嚮導的責任好大,要有充沛的體力、要有善解人意的細心、要有熟悉的技術、要能冷靜的思考、、、儘管上述都準備了,但真的發生意外事故,一個判斷錯誤仍可能遺憾終生,就算通過了嚮導測驗那又如何,只是比一般登山客多知道一些東西罷了,仍必須不斷的熟悉與學習。

上完課搭著小瑜姊的車子駛往烏來桶后,將近午夜才到了烏來桶后,一行人忙著搭帳棚,夜晚的桶后林道令人愉悅,但也無心駐足欣賞,只想好好入眠迎接明天未知的意外事件,當然嚕,有著睡袋、睡墊、快速帳當然也有一夜的好眠。

D Day
這次第四組成員有義鑫、小瑜姊、俊宏、親華 and me,這兩天得靠我們這組人無私且密切的合作才能完成所有任務。蝦咪,第一天的意外事件馬上來了,把所有背包的重量降到9kg(不含水),記得這次出來還特別量一下背包重量將近有17kg(不含水),整理裝備時都有考慮每一樣都是山上不可或缺的,頓時呆呆的佇立在現場不知道該如何,忍痛的丟下羽絨外套、中層衣、水果、雜七雜八的小東西,這也意味著若今天夜晚天氣很冷,大概也不用睡覺了,五個人不斷的丟阿丟終於符合了標準= =。

><沒想到這次又碰上了Barry教官,雖然跟著Barry教官可以學到很多東西,但也意味著沒有一刻可以偷閒,怎Barry教官選擇了第四組,不是只有第一組才有這樣的福利嗎?接著又是叢林穿越課程,其實亂不喜歡這樣的課程,總會不斷的打擊自己的信心(因為經驗不足 = =)既然碰上了也只好提起精神完成。話說起登點(SP)特別重要,經過若干次的叢林穿越課程,竟然有95%的信心確定這起登點沒錯(5%是讓我有藉口避免丟了面子),但這起登點很機車幾乎都是90度的岩壁,找了又找、尋了又尋終於找到了一個80度的泥土坡,這段路總覺得四隻腳的山羊未必能爬的上去,拿起了開山刀邊爬邊披荊斬棘的上了稜線,上了稜線只是確定路線沒走錯罷了,繼續拎著開山刀威武的揮舞著通過幾乎沒人走過的路,大概因為路線沒人走過這黃藤特別多,除了莖有一堆刺,連葉子也有刺,延伸出來的藤也有刺,這兩天被黃藤刺的亂七八糟,刺的雙腳、雙手遍體鱗傷,途中發現了先前教官探勘的背包套更加深了這條路線無誤的信心。

P1點很輕鬆的達成,緊接著沿著150度的角度往P2點,P2點位於另外一個稜線上,看來是要經過谷線,還好這谷線範圍廣大,等高線沒有很密集,很輕鬆的完成P2點布條建置,此時突然覺得為何要掛這布條,難道是明天下山還要沿途取回,可得好好的找個容易辨識的樹木掛著。P3點有著很明顯的雙稜交會,到達此點已接近中午,飢腸轆轆的我正需要食物的補充,空著肚子登山除了沒體力之外,似乎思考能力也大大的減退。


P3-P4是最具挑戰的路線,可選擇繼續上稜線於某點陡降到P4,或者沿著等高線到P4,對於叢林穿越先上稜線再依照某個角度陡降實在沒把握,選擇了後者沿著等高線到P4,本以為直直的走應該不會有很大的挑戰,但忽略了該地形地貌等高線密集程度,幾乎走在有60度的山坡上,一路上上下下踏著樹根、踏著不穩的石塊、踏著隨時有滑落可能的泥濘,且一路上數不清的黃藤陪伴身旁,這段路程剛好又輪到我開路幾乎耗費了所有體力,最後陡上掛上了布條很懷疑明天來找是否能尋到此布條,走這段路程,美麗的胡蘿蔔教官還告訴我們營地沒有水源 = =,真是體力與心力無情的摧殘阿(雖然我知道在唬爛,但還是裝一下,嘿嘿)。

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尾隨著教官走在不知何時能走完的山徑上,時而往上腦海中幹訐的言語很想冒出來,時而往下看著高度計怎高度降的如此慢,記錄著自己都沒有把握的資訊,如此隨著教官往上、往下,心情的起伏也是如此往上幹訐、往下期待,在沒有目標、體力透支的走在山徑上,大概只剩下意志的支撐,訴說著那段H900M-H950M的情感糾結。

D Day+1
夜晚稜線紊亂山風怒號,雖然山風未把燻人的煙直接吹進帳棚內,但只要若干煙氣飄進帳棚內,那刺鼻的味道絕對無法安然入睡,且在半眠狀態下聽見雨聲唏哩嘩啦落在外帳上,AM 1:00受不了臀部從地底冒出來的冷,換了件備份的乾淨清爽的外褲,還好因為這樣的舉動,突然發現營火因為這場雨幾乎熄滅,只得努力的喚醒賴以溫暖的營火,稜線上的山風不時轉向,目眶禁不住這煙燻刺激再度濕潤,良久似乎已漸感疲憊,煮起了水品嚐著熱騰騰的咖啡,發覺這是冷夜裡最大的幸福。

擔心下起雨來,將擋風板覆蓋在營火的下緣遮雨,卻沒想到夜晚的風再度轉向讓營火燃燒熱烈,沒多久因為營火逐漸黯淡讓周遭空氣似乎冷了起來,PM 3:00冷的再度起身,遠方濃霧裡似乎瞧見若干光影,原來同學與我有同樣的遭遇,溫暖了身子疲憊感再度襲來,躲進了外帳嘗試的讓自己再度入眠,然而PM 5:00無法忍受從地底下冒出來的冷氣,陪著營火捱到了PM 6:00煮起了稀飯,頓時發覺上次的"很冷"與這次的"冷"根本沒有多大的差別,春季的初嚮訓練在壞天氣之下註定沒有好眠,在體力未完全恢復之下面對課程,或許這也是訓練的一種吧,苦笑、、、

早晨的稀飯輕而易舉的完成,接下來是參觀同學因應壞天氣的外帳建築,為了有一夜好眠,同學們可真的是絞盡腦汁構築屬於自己的外帳,或許沒看到那份留在FB的文件,絕大部分同學使用最初訓練學到的倒v字型外帳,再想辦法把兩側通風口封閉起來抵禦這冷冷的山風,下面的外帳搭設倒是有趣,貼之供參考。

鐵人教官示範的外帳


埋有溫熱碳灰的外帳(照發)


外帳部落,或許群聚的外帳也有避風效果


夜晚無法入睡閒的鋸著木頭的文華

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上次訓練夜裡的冷&地圖判斷錯誤幾乎澆熄了最初帶點興奮的訓練心情,而這次夜裡的冷&茫然的走在山徑上卻讓殘存興奮的訓練心情消失殆盡,如今只剩下必須完成的決心面對往後的課程、、、

D Day-1
星期五夜晚的那份熟悉的忙碌感又娓娓的尋來,忙著將清單上面的裝備打包,忙著複習漸漸模糊的繩結,忙著研究如何搭個可以避風的外帳,忙著熟悉講義裡面有關地圖判讀的章節,無論如何當午夜鈴聲響起之前,必須儘快讓自己入眠,除了可以在夢裡重溫繩結結法、外帳如何搭法,更重要的是需要充沛的體力完成當天氣不好所面臨的訓練,無法忘懷上上星期山上夜晚的冷,那種冷到心扉的感覺、、、也無法忘懷地圖判斷錯誤的失落感、、、

D Day
無情的雨在夜裡肆無忌憚的落下,可想而知今天的訓練又是難捱的一天,清晨六點騎著機車奔馳在飄著雨的路上,大夥準時的在八點鐘開始了今天的訓練;這雨是手下留情歇息了,然而卻必須面對濕滑難走的山路,上次訓練是拿著地圖由自己判斷走在山徑上,這次藉由教官的指引更進一步的了解地圖上的地形地貌;首先必須很清楚的確認起點地形,熊空橋下有著往上60度的河流穿越,東北方與西南方的山頭也可嘗試角度的確認,接著由同學帶領走向教官設定的點。

難道這是軍中流行的"大地震"


已經帶的很精簡了說還是很重><<br />

熊空橋下往上60度的河流


西南方山頭

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宛如一葉扁舟漂浮於綠海,隨波盪漾飄向天際、、、

適逢清明時節偷閒一星期,仍不敢稍微怠惰參加了假日登山隊賞芋行程,當然嚕這賞芋行程可不是搭著公車直上竹子湖這麼悠閒,且循著山徑漫步到竹子湖,英明的港弘領隊規劃行程大致如下:

捷運北投站->頂北投站->
陽峰古道->大屯公園->青春嶺->玉瀧谷->猴崁水圳->竹子湖(下湖地區)->
人車分道->陽明山總站->水管路->天母

話說這次參加賞芋的人數還不少,十之八九都應該是情迷海芋而來,一行人搭著230公車於頂北投站下車,開始了今天賞芋行程。初行陽峰古道對那棟完整的日式建築頗感訝異,可惜此日式建築已是私人招待所,或許因為是私人財產才能保留的這麼完整,從牆外一窺究竟,那日式建築座落在蓊鬱的大樹下,想像從室內透過整片玻璃窗往窗外瞧去,目睹的是一整片綠色視野,相信酷暑下也不覺得炎熱,而這一路上花季時節綻放的花朵更添樂趣。








續行青春嶺,這大概是路途中最具挑戰性的,或許參加的人會抱怨還不如坐著公車到竹子湖,話說多年多年以前也曾走過這條路,隨著時間已久幾乎遺忘那時候的甘苦,這青春嶺的"青春"兩字頗令人玩味,到底是越走越青春還是只適合年華青春的人一訪,至於我因為青春嶺路段頗短倒也沒太大問題。

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