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習慣了星期五忙碌著準備裝備應付訓練,當習慣了拿著山刀開著路走在沒人走過的山頭,當習慣了星期六的夜晚因為顧營火而徹夜未眠,當習慣了看著地圖走在自己都沒把握的山徑上,當習慣了回到家裡洗完澡就呼呼大睡直到隔天,突然這一切都將消失且只能憑記憶中尋回,或許有些不捨吧,但曲終總會人散,是結束也是個開始。

D Day+1
似乎註定了初嚮訓練就是要顧營火的命運,AM 1:30起了身努力的將營火復燃,不知道耗了多久時間沈沈睡去,AM 3:30似乎被冷醒,營火似乎已奄奄一息,再努力的將營活復燃,眼看著即將黎明,這次放了所有木頭燃燒,黑暗中熊熊烈火溫熱了身軀,幾乎是邊煽火邊打瞌睡,按奈不住睡意溜回了蕨類床夢周公,AM 5:00開始了一天的行程。




早餐吃著厚厚的鮪魚起司三明治且飲啜著咖啡,這美好的早餐似乎慶祝著昨日測驗的結束,AM 6:00集合於主營地應該是心得分享時間,可能是小勇哥遠從屏東到來,小勇哥教起了許多繩結不同的打法,或許到了最後依舊學到的是"腦袋打結",但真的很謝謝小勇哥給了我們不同打繩結的方向。原本教官是說會考繩結但又晃點了我們,反正教官最會虛虛實實、實實虛虛,就是要我們隨時提高專注力,一刻不得偷閒,這次就在路門山因為水失了荊州,也難怪每次訓練完是體力嚴重流失,是腦力嚴重損耗。








大夥圍著主營區分享了彼此訓練心情,曾經陌生的一群人經過了兩個月的患難與共,同學建立起若干革命情感,對於教官們無私的付出充滿了感謝,小瑜姊甚至目眶有些濕潤的訴說心情,不敢說自己初嚮完成後會如何,但本著感謝的心思,相信應該能在山野樂活協會有若干的回饋,當然嚕,這路門山就留給其他同學來吧;大夥聚集在一起拍著頗有紀念的團體照,團體照之後是應該離開路門山營地的時候了,這路門山這一生來這一次就應該夠了,且讓昨日測驗回憶留在腦海裡,或許明年已慢慢淡忘,當偶爾翻起這篇網誌看著路門山傳奇,相信那份感覺又會娓娓的循來。


















整理了營地收拾了裝備,揮著手離開了路門山,一路陡下的山徑仍有教官們留下的繩索便於下山,真的沒想到在這樣的時間還好好的幫我們上了一課如何在陡下的山徑應用繩索,真的有被教官疼惜的感覺,看著我們這群羽翼漸豐的稚鳥準備遨遊飛行;陡下遇到了阿玉溪需要過河,教官出了考題看我們要如何過河,此時真的有感受到如何帶領一個隊伍,看著大家各有各的意見與想法,大概有著班長的使命跳了出來整理了大家的意見,決定脫掉雨鞋過河,雖然過程中不盡理想,但深深的感受到帶領一個隊伍的責任。










過河後的午餐大概是訓練中最輕鬆的一次,其實還是有些不習慣訓練就這樣結束,然而這美麗的阿玉溪給了我們最美的印象,以後還是會來吧,但只來阿玉溪 哈;循著阿玉溪旁山徑來到了獅坑橋,望著阿玉溪突然覺得阿玉溪是個美麗的女子,正展開手臂歡迎著通過測驗的勇士;緊接著是路徑頗長的西坑林道,歸途心切的我們飛馳在西坑林道上,一路上或許放鬆了心情,頓時發覺這西坑林道的美,有著蓊鬱的林相,有著美麗的阿玉溪流經身旁,且在三溪匯流處休息了片刻,再經過了原先第二組SP點沒多久,午后傾盆大雨迎面而來,這雨水似乎洗盡了一身鉛華、洗盡了一身的疲憊、一身的塵埃,似乎感受到了一期初嚮測驗在大雨磅礡的山徑上面對訓練,接近西坑林道盡頭,遠方教官排排站歡迎著完成測驗的同學,這有些薪傳的意味,也從學員變成了夥伴,但仍稚嫩的我們是否能承擔初嚮的責任,或許仍須不斷的學習直到能承擔起嚮導這名詞;回到了車子停泊處,遠方山頭瀰漫著如潑墨狀的山嵐,換下了所有的衣著,拿起了可樂慶祝著測驗終於結束。


















似乎有些無法適應這樣結訓的感覺,當習慣了星期五忙碌著準備裝備應付訓練,當習慣了拿著山刀開著路走在沒人走過的山頭,當習慣了星期六的夜晚因為顧營火而徹夜未眠,當習慣了看著地圖走在自己都沒把握的山徑上,當習慣了回到家裡洗完澡就呼呼大睡直到隔天,突然這一切都將消失且只能憑記憶中尋回,或許有些不捨吧,但曲終總會人散,是結束也是個開始。

2012/4 初嚮訓練-室外測驗-是結束也是個開始 Part I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 的頭像

Joe'Moment

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