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似乎是個豐碩的一年,打從三月的初嚮訓練,十一月的高嚮訓練,直到2012年的最後一天才通過高嚮測驗,記憶中除了冷,阿不然就是下雨,厚,訓練一定要這樣嗎?但也從惡劣的天氣裡,學到了更多登山方面的知識,也因為這冷這雨有了共患難的情結,且可在未來彼此相信著對方,說實在的,這感覺還蠻好的,真的。

D2 AM 7:00 雨又來了
雖然今天擁有了自然醒的感覺,但這討厭的雨竟然又跑來插花,這真的是高嚮訓練的宿命嗎?清晨拿著雨傘穿梭在各營帳之間,詢問著山友是否一夜好眠。雨中仍喜歡拿著雨傘在四處逛逛,看看這高山有著濃濃晨霧盤旋在林間,今天大概會拔營回到樂活高嚮訓練基地營待一個夜晚,翌日再回到台北,心理如是的想著。




D2 AM 9:00 歸程
早餐本來是很可口的,這Barry突然說這次補測要篩選一下學員,且並不是全部都能通過,頓時讓這早餐變得平淡無味。

阿我們領隊挑了兩條路給大家選,或許是這場雨的關係,或許是陸陸續續下山的山友撤退的訊息,一致的通過退回到指揮所,且因為這場雨,無形中讓背包重了許多,回程可是在雨中陡上個600M才能到大禹嶺,這大概是台灣的百岳當中唯一的回程還需要這麼辛苦的陡上。


D2 PM 12:30 塔次基里溪支流
此時的雨似乎逐漸大了起來,經過了鐵線營地、鐵線吊橋漸漸的來到塔次基里溪支流前的困難處,話說小勇哥帶隊實在很強,總在很適當的時間、適當的地點休息,例如:經過困難地形後的鐵線吊橋休息,走了大約1hr後休息,要經過冗長的困難地形前休息,當然嚕總在休息時間,大夥拼命的補充行動糧抵禦這雨中的寒冷,大隊人馬逐漸的來到塔次基里溪支流處,本以為要在這裡解決午餐的,畢竟後面還有大約200M的高度要陡上,但考慮到此地形山風頗強,頓時決定直接到指揮所才午餐,然而此時飢腸轆轆的我們怎有能量走過那陡上200M,不斷的不斷的拿起行動糧往嘴裡面塞,但這溪畔的山風還真的讓人有點受不了。










D2 PM 1:50 指揮所
最後這200M似乎讓有些人不勝負荷,Barry走在前頭仍持續的觀察整個隊伍,而我或許只能注意本組的成員,果然在這最後的200M陸續有人體力不支,阿我們這些可愛的同學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分掉了體力不支的山友背包(開個玩笑話,阿這樣或許在Barry眼裡能加分),眼看即將到了目的地,考量著山友難以負荷此時的氣溫,頓時有些人在小勇哥的准許下先行,阿我跟文華也跟著走,猶記得上次大小劍被文華押著走(那時可能因為感冒剛復原體力還亂差的),這次可是我押著文華前行,看來體力應該有稍許的進步。突然民居出現在眼前也意味著離指揮所距離越來越近,捱到了大禹嶺的公路上,雨還是不斷的落下,公路上的冷清恰與此時的天氣搭配著,終於,那溫馨的指揮所就在眼前,如釋重負的放下了所有負荷,然而嚮導的職責並未放下。

有些人忙著取水煮薑湯,有些人忙著在外邊搭著外帳,有些人趕緊換掉整個冷又濕的衣服,若那時大小劍能如此,也許就不會有這次的補測,這也意味著嚮導總要有些過人的毅力、體力,還要有些服務的熱忱。








D2 PM 4:00 晚餐&檢討會
Barry一時興起竟然掏出了鈔票,差我們山下購買高粱,阿我是不是聽錯,阿不是高嚮訓練的時候不能喝酒嗎?難道暗示著補測已結束,所以今晚將是公布通過與否的時間。

夜晚的晚餐該我們第二組牛刀小試了,光火鍋就開了三鍋,滿滿鍋子怎感覺一堆丸子若隱若現,但絕對是美味啦,當然嚕,還有可口的魯肉汁與香噴噴的白飯佐餐。

接下來接著重頭戲了,這些可愛的山友都這麼好心的說出一堆好話(在我們13雙眼睛睽睽之下),例如:有史以來被關心的次數最多,還有一路上某些人關心的感謝,聽一聽都有點害羞,阿我們真的有這麼好嗎?還是我自己沒做的這麼好,anyway 最後Barry很給面子的讓大家全部都通過了,終於、、、放下了心中那棵大石頭,最後當然是喝茶、吃零食、哈啦嚕。

D2 PM 8:00
突然這時間苦小賓敲了電話給Barry,大概因為我們就在大禹嶺附近休息,訴說著有四人打算從畢祿山行經鋸齒連峰到羊頭山,卻因為突然的氣溫下降,有位年紀稍大的山友失溫亟待救援,當時的通報時間大約PM 3:00,Barry經過百般思量,考慮我們正在指揮所內安全無虞,且隔天即將下山,且還有小勇哥陪著我們,決定了此次救援行為。

Barry徵求著自願參加的人員,此時天人交戰的思緒不斷的在腦海浮現,室外的溫度正值3度C,很可能晚點就會下雪,對於我,也真的很想參加救援行為,但到了嘴邊的話就是說不出來,考量的是自身的體力是否能勝任,尤其在Barry分析過現場的種種狀況,更深信自己很難勝任此次的救援,相信在場的同學也有這樣的思緒,最後一駿、元城、文華、良元加入了救援的行列,留下來的人努力的滿足此次救援需要的裝備。

此時很難訴說心情,一方面希望救援小組能早點順利的接出其他三人,一方面希望在這樣冷冷的天氣,救援小組也能安然無恙的返回指揮所,那種擔心同學的思緒不斷的盤旋,或許是我們第一次碰到如此的狀況,才有這樣忐忑不安的情緒。

隨之走到文華的車上清空了原本放在文華車上的小背包,這公路上的空氣實在有夠冷了,外加小雨不斷的從天空落下,看著昏黃的路燈總有些孤寂落寞的感覺,而我輾轉的不斷在清醒與小睡之間游移,只待當需要我綿薄之力時能派的上用場,天啊!怎有這樣複雜的心情。

當無線電那端傳送著救援小組遇到了下山的三位山友,且在Barry百般思量之下,決定撤退回指揮所,那種心頭的大石總算落了地,而我大概因為放鬆了心情進入夢鄉。


D3 AM 6:30 有著"太陽"的清晨
厚!怎每次都這樣,上次意外事故綜合演練在雨中冷個半死,最後一天回家才出個大太陽,這次也是冷個半死,也是最後一天回家才出個大太陽算了(無奈狀)。雖然出了大太陽,可能是下雪的關係,不知道是那裡吹來的山風,仍覺得讓人機皮疙瘩掉了滿地。












D3 AM 9:00 歸途
厚!這也是啦,上次大小劍本在環山部落,因為天氣道路塌坊,所以改從大禹嶺回家,阿這次想從大禹嶺回家卻因為積雪,卻要往宜蘭方向回家,阿這是高嚮訓練前沒有拜拜是嗎?

也因為如此,卻在啞口看到了今年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雪,或許這算是高嚮結束的禮物吧,但啞口的山風還真的有點冷= =。
















2012.12 MGT - 高嚮結訓補測 - 心頭大石落了地 Part II

延伸閱讀

Barry的屏風再顯英風

Barry說:Joe應該是最面惡心善吧!但這樣的人往往一句關心的話語,卻也最溫暖人心。(我面"惡"心善..........哭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 的頭像

Joe'Moment

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萬俟建志
  • 甊蟽

    用一句話讓女生追你 哪有可能?你幫我看一下是真的還是假的?
    http://goo.gl/WKp04

    嚏돣堹
  • 遊俊雄
  • ZZz(´・Дヽ[お][は][よ][う]ノД・`)zZZ
  • darreldfkq2
  • 支持一下喔
    精美禮品送完即止
    Line帳戶 Lv333。com
    凩伽傀凃厨